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纪念蹦极撞死青年阿匝现实之惑

来源:平凡文学小说网    时间:2020-05-12




阿匝,我并不认识他,只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我们是邻座,偶尔听到他和他朋友们的一些言语,略微注意了一下。

这家四川人开的小吃店我已经吃了十多年,味道一直正点,所以隔三差五都要去光顾一下,但自从第一次听他们谈话知道他叫阿匝后,一直再没见过。前几日,我照例去餐馆吃饭,又碰到当初和他一起吃饭的那几个孩子,他们一个个衣着光鲜,开着跑车来的,大约是西餐、大餐吃腻了。从他们的言谈中,才骇然知道,阿匝在很久前蹦极,撞到高楼墙壁,死了。

中国人是有敬鬼神习俗的,对于一个死去的人,我不会做任何评价,只是客观地将他们的谈话记录下来。由于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几个朋友的名字,所以就只好用甲乙丙丁代替了。

“阿匝你怎么还没对象呀,我们一届的同学,好几个都当爸爸了”甲说。

因为嘴里刚塞了块肉在咀嚼,所以阿匝的声音有些闷和模糊:“急个毛呀,没一千万身家,我不结婚。你们没看现在离婚率这么高,他们结婚早就一个好处——为了更早离婚打下坚实的基础——有钱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们没听说么,前不久有几个富豪征婚,三关六卡呀,那应征的……咳咳……那是个……美女如云呀。”

“不过阿匝说的也是”乙说:“你们看我们那一届的那个谁谁谁?开宝马来上学,一帮花痴追随,最后那个班花一号和班花二号还大打出手,来了一出全武行呀。”

“切”阿匝说:“***‘富二代’算个毛。那几SB玩意儿,盯的不就是他家产。要比胆,他比不过我;要比帅,他比不过甲;要比脑,他比不过乙……就仗着***给他找了个有钱的爹,我可是听说了,***是后来才嫁给她爸的,二三线终于转正的。咱没那命,但是,咱儿子有那命。咱儿子今后会是有钱人。”

癫痫病能治好吗你光说有钱,可你毕业三年了还没有工作呀。”丙说。

丁比较憨厚,不合时宜地插了句嘴:“好象你的大学毕业证还没拿上吧?”

“大学毕业证?”阿匝白了丁一眼:“我跟你讲‘神马’都是‘浮云’!你们不知道吧,那个什么集团的老总,小学文化,现在身家过百亿。那个谁,就是以前那个相亲节目捧红那个谁,报的是硕士文凭,可最近网上‘人肉’出来了,居然就一初中毕业生,然后她没求办法,对媒体说,是自学成才,现在听说身家过千万,一群***‘官二代’、‘富二代’围着屁转。我跟你们讲,现在要发财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一句话,出名。出了名,什么都有了。那个乙,你不是在学校成绩最好的么,记得以前有个作家鲁能写的书么,好像是一个地方有个大财主,大家都以跟他说话了为荣,有个叫花子就宣称跟那个大财主说话了,很是牛P了一阵子,后来大家才知道,是他凑上去要饭,人家吼了他一声‘滚’……”

“那是鲁迅,什么鲁能,还申花呢。”乙笑着纠正道。

“甭管他鲁治申还鲁什么,我要说的,这就是诀窍。你看现在一些***女,一旦有机会接近名人,先拜干爹后脱衣,没成功?好,搞个绯闻女友?还不行?活人还能让尿憋死?说他非礼不就行了?甭管他真的假的,在网上一晒,首先网站方要点击率,给你置顶,另外在中国从来不缺所谓的***‘粉丝’围观,很快就把你捧红了,什么,怕负法律责任?呵呵,我看你们不是女人,没资本才是真的。看在你们经常请我吃饭的份上,我跟你们指条明路。甲,你小子长得帅,找个当大官的中年妇女,把照片PS在一起,就说被她包养。怕,你怕毛,这样的事情,越描越黑,那些当官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们最怕别人揭老底,只能默认。再加上,这事一整出来,她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找你呀。但是,要注意,别搞那些太重要、有实力的癫痫大发作的处理单位,要搞跟老百姓的利益、观念最容易产生联系,又没有什么太大权力,最好她本人确实生活上也有点问题的,比如那个什么残联,帮助残疾人的,最容易引起公愤,就最容易让你火起来,还有象什么红十字会呀之类的,保管你出名。出了名,过一阵子出去唱歌、演戏、拍广告都行,到以后有钱了你就是爷爷,谁求管你钱是怎么来的。你,乙,书读得好,利用自己的优势——不过现如今有货的文化名人太少了,而且稍微有点名的比你还流氓,对象不好选——哦,对了,现在的不行,以前可以嘛。李白、杜甫最牛了,你可以写李白和他嫂子的恋情嘛,没有?卧槽,你是猪呀,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东西是有的,无中生有,这个词你没学过么?‘碰瓷’的老头老太都有伤么?‘大师’都有谱么?专家都有文化么?卧槽,杜甫的诗,你给改呀,加入现代的元素,想不出来,加两句洋文也行呀,反正不一样就好了。你看现在那些歌手,谁尼玛会写歌?跟爷一样,五线谱都不认识的,照样翻唱经典老歌,管尼玛改得跟鬼一样,该火不该火,不都火了?‘金瓶梅’知道吧,西门庆、武松、武大郎、潘金莲知道吧,你把武松改得和潘金莲‘蓝色生死恋’,把西门庆和武大郎改成铁血‘断背山’不就得了?尼玛不会种地还不会糟践粮食呀?生不了蛋尼玛还不会放屁拉屎呀?你,丁,学的是建筑专业,我看还是去搞本行吧。最近几年我在社会上混,也交了些朋友,知道一些内幕。搞建筑、经商就必须抓政策,抓当官的,一个字,送。要钱给钱,要美女给美女,这一点,你可以把以前学校几个被‘富二代’甩了的班花利用起来,实现双赢。告诉你,这个世界没有不沾腥的猫。至于你丁嘛,要长相没长相,要文化没文化,要啥没啥,不太好整。这样,你小子不是个闷骚嘛,喜欢上网,就多上,大论坛多去,大家都不敢说的话你说,大家都不敢骂的话你骂,总之离经叛道,黑白颠倒,是人的想法都不要有,见人咬人,见狗咬狗,一个人不够,带一个团河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队搞,反正现在这样的高手多得是,你在网上不要报酬都能找一大帮。出名了,有人了,就搞专业炒作,想搞红谁搞红谁,想搞臭谁搞臭谁,搞出名堂了,就做广告,耗子药都能广告成蜂王精。害怕?放心,中国,大,人多,大家都这样搞了,谁有空理事你呢?去你妹的,要是这胆都没有,那就去参加达人秀,丑也跟他GRD丑出极致。”

听到阿匝的噩耗,我心有些沉重,看到几个成功的孩子,当初他的声音貌似还在耳边,滔滔不绝,偶尔夹带着吐痰的声音。

“甲,听说你刚从国外演出回来?大明星呀,什么时候给我签个名?”

“哎呀,这演戏真不是人干的事,太累,成天满世界飞,还是乙你好,大作家呀,听说你的‘新金瓶梅’马上就要公演了呀。”

“唉,靠笔杆子吃饭,苦命人呀。圈里竞争激烈,听说有人要拍‘新三国’,还有人在搞‘比基尼京剧’,我还要努力,最近准备搞个大的,把‘水浒’和‘红楼梦’结合起来,把宋江写成美国人,加入西方文化元素,用东西方文化的大碰撞和有机结合,实现传统观念的大颠覆,将我们的经典宣传出去,给陈旧文化注入新的生命力。文化嘛,关键在创新。有机会我们可以合作一把,我看你演‘贾宝玉’就不错。”

“哎呀,最近不行,上次手机掉了,刚出了个‘不雅照门’的事,粉丝们很激动,过一阵子,过一阵子我复出,要是演你的戏,包管火爆,而且‘贾宝玉’这个形象也很对我的戏路。”

“不能忘了丙总呀,这二年,他可成了建筑业的巨鳄。我说丙总,你要是来赞助投资,保证你一本百利。”

“这个嘛,可以考虑。前一阵子断了座桥,刚请了一帮专家摆平,我回去开个董事会后,再给你答复。不过我先说好,我要赞助了,你们那些女明星得借我用用,我们大学那阵的女同学太少,现在‘那帮人’对女儿童癫痫的症状明星感兴趣,这样就可以‘两不误、两促进’了。”

“丁总,你呢,有没有兴趣加入呀?”

“我早想说了,看你们聊得开心,没插嘴,你们知道,我是最老实的了。我最近刚开了家传媒公司,在搞宣传、做推手方面,有一整套成熟的经验,也有雄厚的人力资源和社会关系,你就是拍个‘蓝精灵’,我也能给你吹成‘蜘蛛侠’。哦对了,丙总,我听说你的公司最近在社会上有点负面影响,我看也可以让我们给你策划宣传一下,消除负面影响,扩大正面影响。比如你可以出点钱搞慈善募捐,声称你修的房子,有百分之五的收益用在慈善事业上,又比如保护钓鱼岛,等等方面,跟大事大非联系起来,始终站在时代潮头,才是你们这些实业家的最好选择呀。试想一下,你带着你的员工,穿绿衣戴绿帽,将这次抗日游行中被砸坏的日本车全部修好还给车主,甚至买些廉价的国产货送给车主,‘爱国抗日’、‘理性爱国’、‘绿色环保’这些主流元素都成了你们公司的文化形象,那该是多好的形象呀。”

“哟,你小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太尼玛有才了。”乙最有文化,说了句成语。

“唉,说起有才,还是首推阿匝呀!”丁很低调,一句话也勾起了另外几人的思念。

“是呀,阿匝之才,乃是天才呀!”

“真是天才!”

“嗯,天才!”

“哎,你们说,要是阿匝这小子不出意外的话,现在至少也是个匝总了吧?”

“嗯,是匝总!”

“肯定是匝总!”

“最少也是个匝总!”

以上,本人只听之,记之,并无我个人观念和态度,毕竟呀,老夫已经,老年痴呆,好几年了。所以,看官们,平常心、平常心。

© wx.hoswk.com  平凡文学小说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