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孤独的山麓文学小说www.hlmsw.cn,林瑞阳和张庭

来源:平凡文学小说网    时间:2021-04-05




   生命与生命之间,都有一种愿望,自然的法则是蚕食桑叶的食物关系,这是物态生存的需求,但生物的和谐相处,能不能够?这不是单独的一个巴掌所能拍出的共鸣声。人与自然的现象是这样的,在人类创建出了社会的价值观时,却使地球上的生态失去了平衡,人类成了一个倾斜的貌似的繁荣景象。
    虎子好久没有看到烟火了,刚才,虽然看到了,也闻到了那么一丝的烟火,他仿佛一下回到亲人们的身边了。他正要兴奋狂欢起来,却没想到它却一下子没有了。虎子便很懊丧,仍然捡起他扔在一边的那镜片,仍旧那么玩儿。他刚玩着,就又看到并闻到了一丝的烟火,可在虎子要看清楚时。那烟火又消失了。冒烟火的是那片叶子,上面又有一个明显的火烧的焦黑小点。虎子愈是纳闷了,他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又照样玩起了那枚镜片,他将太阳的光一会儿放大,一会儿收缩。当他将太阳的光收缩在一起时,这回他看清了,又一丝青烟是在他浓缩成的一个小太阳似的火光点儿上冒起来的,他静静地在那儿照着,再没有分心,一直地照着,直到那片叶子由金黄色变成黑色。在这个过程中,他深挚地嗅吸着这个只能属于人间的气息。他觉得这个不够,应该让火着起来才是。但是他却没能让火着起来,只有一丝青烟随升又随逝在他的眼前。
虎子便不满地发泄了起来,他将镜片下的聚光去烧那绿色的小草,很快地,一株小草也被烧焦了。虎子连着烧了几株小草,觉得没劲儿,要找另一种东西烧,他非要教火星燃起不可。可什么东西好呢?他四下里打量着,看到了一束干豆荚,就径到几步外的那束干豆荚旁边蹲下,但举起的镜片却没有光可聚焦了,虎子便抬头看那太阳,太阳不见了,钻到云层后面去了,看天上的云像拉幕一样地在天空拉了开来。虎子便知道天气要变了,就拿上镜片儿进洞里去了。
    他的虎妈妈被他惊醒了。
    虎妈妈这些天领着虎子去山里,她时刻不儿童轻微癫痫症状能掉以轻心,守护着虎子,她的身体很是疲困,便在洞中休息,让虎子在洞外自行去玩耍。她虽说在睡觉休息中,但依然将一只耳朵贴在地上,一只耳朵放在外面,谛听外面的声音。
    她没有听到其它的声音,只有虎子一个在洞外玩儿。她确定虎子不会跑到别处去玩时,才放心地睡了一会儿。在她的洞外,如果虎子不离开,那是十分安全的。虎子进洞来,就意味着他饿了,她要尽妈妈哺养儿子的责任,给他奶吃,再不然,就是热了,或者冷了。进入冬天以后,地上潮湿的地气使虎子很不舒服。虎子现在的晚上,都是蜷缩在她的腹下,以她的臂、腿为枕,有时为了避寒气,虎子就干脆伏在她的身上取暖,她自己生的孩子,她从来没有这么宠爱过。她通过和虎子的相处,才知道人的孩子的许多处并不似虎孩子一样,人孩是很娇贵的,绝对不能让他受委屈,要尽可能地满足他的要求。这样,她就自觉不自觉地在改变着自己,适应着虎子。开始,她要急迫地改变虎子,但她越来越发现她无法改变虎子的生性,而虎子却将她的生性改变了不少,甚至,可以说许多。
    她本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兽王,百兽是她的衣食根本,她没想到传说很凶狠的猎杀了她的丈夫和孩子的人类——专吃世上的飞禽走兽的人类的孩子,并不像虎族的孩子,他喜欢吃的东西是那些经常被众兽们踩在脚下的那些满山都是的草木本的植物品种,而那些东西她根本就无法辨认和识别。没承想,她弄来了一个人孩,因为这个人孩的吃食,竟使她能够认识和鉴别好几种植物的果实了。因而,她现在一出洞府,就不自觉地给虎子寻找这些植物的食物。可一事未了,一事又困扰上了她这个当他*的了,她思考着怎么才让虎子在外面热了进洞里来有凉爽,在外面受冻了到洞里有温暖。
    虎妈妈因这苦思冥想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想出个办法,没有解决虎子受冻的办法,她就只能让虎子在她的身上取暖了,这只能是个长久之策。怎样才能有个让虎子感到温暖且舒适的家呢?有一天,虎妈妈带着南昌看癫痫的医院虎子在山里给虎子寻找食物,忽听得不远处杀声震耳,虎妈妈便破例地带上虎子去看是什么人在行动。他们翻过一个山梁,就看到巡风在一片很大的空地上,和一群凶残的狼在搏斗,尽管雄风很威猛,可面对的却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狼。巡风的情形不是虎入狼群,而是被狼群围攻着。虎子正要喊叫,却被虎妈妈止住了,虎妈妈便和虎子隐身观看这场虎狼的相斗。身为王后的她是知道巡风的本领的。她便给巡风观战。令这个虎族王后吃惊的是,这群野狼不仅敢于围攻山中的王族一员,而且越战越勇,没有退却的意思,看来,这群恶狼是在这里要阴施毒手,妄想置巡风于死地才肯罢手。有三四个公狼分外凶恶,它们有几次都几乎挨上虎身了。巡风的暴怒也没能使这群恶狼退却,它们继续在围攻。其中,有一只大公狼凶残,放肆,虎子都看得呆了,他忿然地给他的虎妈妈用手比划说:“扒了那个可恶的狼皮!”
    虎子原本是一句泄忿的话,这个虎妈妈便以为虎子说的是真的,她说:“会的。”
    紧接着,虎狼战中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那只虎子说应该扒了皮的最凶恶的公狼,竟然咬掉了巡风腰间的一片皮毛。巡风大吼一声,将一只狼的脖子咬了一口,那狼“嗷”的一声叫,就退出了战场。但其它的狼并没有退走,继续在围攻着无援的巡风。渐渐地,孤身决战群狼的巡风落到下风了,这才焦急地吼叫了起来。巡风是在呼叫虎族的伙伴,向它们求援。王后这才发出一声吼叫,声援巡风。巡风一听,原来王后就在隐身观战,便抖起了神威,将一只狼的腰抽了一鞭。这时的群狼被虎族王后的一声呐喊,吓得没了恋战的胆气了,一个个地要脱身逃走,但它们的头领——那只最凶狠的大公狼却仍在顽固地拼杀,群狼的士气便还没有落尽。
    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老虎巡风,被王后的一声声援鼓舞起了英雄气概,紧接着,山峪中跳出来一只白额吊睛的同类,边向它的这里冲,边叫:“巡风,我来助你!
    巡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才正规风不用看,它听出了夜叉的声音。巡风的同类伙伴夜叉以迅雷之势掩到,群狼便吓得魂飞魄散,各自逃命要紧,再也顾不得什么了。那个最凶残的大公狼见势不妙,就要逃走。王后又叫了一声,说:“别让那个最凶恶的公狼跑了,一定要抓住它!”
    巡风和夜叉听了,便双双去抓那只最凶恶的大公狼。
    要不怎么称老虎为山中之王呢!——那只凶恶的大公狼,是非常雄健的,它奔跑的速度也是很快的,但凡是一个老虎,哪能让它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就逃掉呢!
    更何况是两个老虎在追捕一只狼,哪有不获的道理呢?两个老虎转眼间就抓住了那只为首作恶的大公狼,来到已经现身了的王后面前,给王后问安。王后说:“就归你们两个了。——但这个无恶不做的东西,不要将它的皮毛伤损了,然后给我送来。”
    “是,我等遵命。”巡风和夜叉不知道王后要留这只大公狼的皮毛干什么,但又不能多问,只有遵命行事。
    王后便带着虎子离开了那里,回到了洞府中。
    很快地,巡风和夜叉两个托着那张被留下来的狼皮,来到了王后的洞府外面。王后就坐在洞外,接见巡风和夜叉。王后说:“将它放在这里,你们回去吧。”
    虎妈妈便展开狼皮,看了一会儿,然后,将它晾晒在太阳下。虎子问:“您这是干什么呢?”
    “这不是你要的嘛!”虎妈妈嗔怪虎子,“你要的,却问谁呢?”
    “我什么时候说要它来的?没有啊!——我要它做甚呢?”
    “你不是说,扒了它的皮嘛!”
    “那是我随口说说的,并不是真的叫扒了它的皮呀!”西安什么医院看小儿癫痫
    “噢,你随口说的,并不是真要?”
    “我看它非常可恶,就骂了一句,您却当真了!”
    “哦,你是在骂它可恶呀!”
    “就是嘛,不过,它活着很可爱,死了就不同了,这么大的一张皮,摸上去暖暖的,就像个褥子,很好的。”
    “褥子是什么?”
    “褥子是铺的,被子是盖的。”
    “你说这像个褥子,那它就给你当褥子吧!”
    虎子听了,就坐到上面去,觉得非常好,忍不住又躺在上面,复又蹦起来,说:“这下好了,我也有褥子了!”
    虎妈妈见虎子这么高兴,说:“你要是早说,我早就给你弄来了!”
    那张狼皮在太阳下晒干,便被铺到洞里,给虎子当褥子了。但虎子并未因此和他的虎妈妈拉开睡觉的距离,他反而更加依恋虎妈妈身上那体恤他的温暖了。这个虎妈妈也是这样,当第一晚上虎子铺上褥子睡觉时,虎子不紧挨在她的胸腹上了,他不伏在她的身上了,她竟忍不住地要将他揽到怀里,又放到自己的身上,她加倍地呵护起虎子了。
    这个虎妈妈只要一到晚上,就要让虎子紧挨着她睡,她才能感到踏实和放心。此时,他们完全成了真正的母与子了。虎子和他的虎妈妈已经形影不离了,虎妈妈给自己捕食是不便带虎子的,那样十分危险,她便一捕到食就迅速回洞了,她不在外面多呆一刻,她已经习惯于虎子的缠绵。有一段时间,她不想让虎子这么纠缠她,虎子便会离她远远的,不靠近她,她让他吃奶,他在饥饿中也不肯吃,她只好百般地讨虎子的欢心,让他亲近她。(待续)

© wx.hoswk.com  平凡文学小说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